植物也有意識:是忽悠數千萬人的心理魔術?還是萬物有靈的科學證據?上世紀最受爭議的一場科技論戰……|自說自話的總裁

傳說,萬物有靈,花花草草也有情感。
幾千年來,這都是浪漫故事的開頭。
但是,1970年代,卻有一個大佬試圖用實驗來證實這個傳說。
當時,媒體瘋狂跟進,科學界集體暴走,這個實驗最終被歸入了偽科學的行列。

歡迎來到:自說自話的總裁


傳說,萬物有靈,花花草草也有情感。

幾千年來,這都是浪漫故事的開頭。

但是,1970年代,卻有一個大佬試圖用實驗來證實這個傳說。

當時,媒體瘋狂跟進,科學界集體暴走,這個實驗最終被歸入了偽科學的行列。

而這位大佬叫做克里夫·巴斯特(Cleve Backster),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審訊專家。

植物也有意識:是忽悠數千萬人的心理魔術?還是萬物有靈的科學證據?上世紀最受爭議的一場科技論戰……|自說自話的總裁

今天,我們就來聊聊他的故事。


1966年·紐約

2月2日這天凌晨,巴斯特熬了一夜,累到不行。

坐下來喝咖啡。

他是個天生的催眠大師,16歲讀大學預科的時候,他跟室友說,你把眼睛閉上,我要開始催眠你了。

室友很配合閉上了眼睛,不一會兒,巴斯特說,好了,你可以睜開眼睛了。

室友一面懵,這就完了?

巴斯特說,是啊,你剛剛已經下樓去找宿管約了個那啥。

室友不信,趕緊跑下樓找宿管。

宿管看到室友就是一頓臭罵……

正因為這種超能力,巴斯特23歲就被美國中情局,也就是CIA看中,招入麾下。

當時,CIA的審訊手法五花八門,有巴斯克這種催眠師,有會配制各種蘑菇湯的麻醉師,還有善於察言觀色的真相巫師,也有看起來傻乎乎的心理戰大師。

但是,巴斯特僅僅工作了兩年,25歲的時候,又發生了這樣一件事兒。

總司令官的秘書簡直是人間尤物,巴斯特就把她給催眠了,秘書一點兒都沒有察覺。

植物也有意識:是忽悠數千萬人的心理魔術?還是萬物有靈的科學證據?上世紀最受爭議的一場科技論戰……|自說自話的總裁

但要命的是,秘書被催眠的時候,給了巴斯特一份總司令的絕密檔案。

第二天,巴斯特拿著檔案交給司令官,還說,一個選擇是你立刻通知特警逮捕我,還有一個選擇是你認真聽我解釋……

司令官選擇了聽眼前這個年輕人解釋,然後,把他調離的催眠崗位,安排了組建了CIA的測謊部門。

因為,這個小伙兒實在太可怕了,他的催眠神功必須封印,但又萬萬不能把他趕走被別人利用。

在測謊部門的時候,巴斯特改進了測謊儀,又成了一個心理戰大師,善於設置圈套,識破謊言,攻破對方的心理防線。

後來,CIA專門為他成立了測謊學校,教警察和特工使用測謊儀,也教他們心理戰的技巧。這個學校至今都還在營業,業務非常好。

測謊儀的原理是讀取生物電,巴斯特的方法就是教警察一套模式化的審訊方法,然後將審訊結果與生物電信息匹配,就能知道對象有沒有撒謊。

直到現在,所有的測謊儀原理,和測謊教材都還是巴斯特的這一套方法論。

植物也有意識:是忽悠數千萬人的心理魔術?還是萬物有靈的科學證據?上世紀最受爭議的一場科技論戰……|自說自話的總裁

故事回到1966年2月2日這天,巴斯特已經42歲了,他正在紐約經營著一家商業測謊公司,忙到凌晨,好不容易歇下來。

突然,一個神奇的想法出現在他腦海中。


神奇的想法

巴斯特看著眼前的兩盆牛舌蘭,決定給植物測謊。他想看看植物是否會說謊。結果,葉片上讀出而來的電信號曲線很不穩定,這和人類在感到輕微恐懼時的波形很像。這盆牛舌蘭在害怕?害怕什麼呢?巴斯特的職業病犯了,通常在出現這種波形的時候,他會本能向對方展開心理戰,給對方壓力。

植物也有意識:是忽悠數千萬人的心理魔術?還是萬物有靈的科學證據?上世紀最受爭議的一場科技論戰……|自說自話的總裁

於是,他端來一杯滾湯的咖啡,把葉子泡到了咖啡裡面,沒有任何變化。

他又拿來一支筆,敲了敲葉片,曲線還是那個樣子,就像在說,「你這個試驗真無聊」。

巴斯特笑了,這是典型的心理防守曲線,那自己可能應該給它上點兒酷刑了,比如燒掉它的一片葉子。

植物也有意識:是忽悠數千萬人的心理魔術?還是萬物有靈的科學證據?上世紀最受爭議的一場科技論戰……|自說自話的總裁

就在這個時候,曲線突然一抖,頂點都衝破了稿紙,巴斯特一眼就認出了這個曲線——這是對象感到巨大恐懼時的曲線。

通常這種曲線會在你威脅用刑,或者真的拿出刑具時,才出現在測謊對象的身上。

但現在,他沒有拿出火柴,沒有說話,也沒有碰到葉片,只是腦子里想了一下葉子燃燒的畫面,曲線就出現了巨大恐懼。

難道植物會讀心?

巴斯特大叫了一聲,腦子里嗡嗡響。

助手漢森(Bob Henson)趕了過來,巴斯特講了一遍實驗經過,然後和助理一起繼續實驗。

他們真的找來火柴,點燃,燒葉子,再將火柴滅掉、扔掉,送回去放好。

植物也有意識:是忽悠數千萬人的心理魔術?還是萬物有靈的科學證據?上世紀最受爭議的一場科技論戰……|自說自話的總裁

整個過程,曲線也一直在顯示出和人類一樣的恐懼曲線,直到他們把火柴送回去,告訴植物,別撒謊的時候,曲線才重新恢復到最初的狀態。

漢森也是大腦一片空白,難道植物有著和人類一樣的情緒與生物電?


繼續實驗

繼續實驗,漢森又找來了各種奇怪的東西,什麼萵苣、洋蔥、橘子、香蕉,還有乳酸菌和雞蛋。

結果都出現了各種古怪的曲線。

其中,雞蛋的表現最奇怪。

這天,巴斯特正在準備早餐,他磕碎了一個雞蛋,突然,身後測謊儀的電筆頭彈了一下。

他轉頭一看,連著測謊儀的那顆植物,正在經歷一場「巨大的恐懼」。

植物也有意識:是忽悠數千萬人的心理魔術?還是萬物有靈的科學證據?上世紀最受爭議的一場科技論戰……|自說自話的總裁

巴斯特又去買來了幾箱雞蛋。

這些都是未受精的雞蛋,他把測謊電極插到蛋殼兒里。

然後,他將雞蛋一個一個扔進熱水里,每一次都會讓那個連在測謊儀上的雞蛋經歷一次「巨大的恐懼」。

他把雞蛋的曲線拿給一個學生看。

學生說,這個人心臟跳得很快,他可能已經崩潰了,本能在拒絕測謊。

那天夜裡,他家裡的寵物貓突然大叫一聲,巴斯特被驚醒,測謊儀的電筆聲很響,他看了一眼曲線,那顆雞蛋剛剛竟然也被嚇了一跳。

也許是震動干擾了電筆了吧,想著想著巴斯特就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他立刻設計了一個新的實驗。

他要排除一切外部震動和干擾,如果植物還能感到恐懼,那所有的實驗才有意義。否則,一定是外部干擾造成了電筆抖動,自己下一步就得著手改進測謊儀電筆了。

植物也有意識:是忽悠數千萬人的心理魔術?還是萬物有靈的科學證據?上世紀最受爭議的一場科技論戰……|自說自話的總裁

然後,巴斯特找人做了三台機器,機器可以隨機將海蝦扔到沸水里,同時記錄下扔下去的時間。

再然後,他找來三顆植物,連上測謊儀,放到三個房間中,再將三台投海蝦的機器也放到三個房間里。

鎖起來,不准任何人靠近。

到了第二天,他把實驗結果拿出來,數據上竟然顯示,每當海蝦被投下去,六七秒之後,植物也會有強烈的反應。

到了1968年,巴斯特把這些實驗寫成論文,發表了出來。

媒體一看,來了興趣,開始瘋狂報道。

學界一看,徹底怒了,開始圍攻巴斯特。


重復實驗

康奈爾大學的霍博士(Kenneth A. Horowitz)說,我用四個房間、四顆植物、四台煮蝦機來重復你的實驗,你不介意吧?

巴斯特說,請便。

霍博士又說,我重復五組,三組煮蝦,兩組煮海水,你不介意吧?

巴斯特說,趕緊。

植物也有意識:是忽悠數千萬人的心理魔術?還是萬物有靈的科學證據?上世紀最受爭議的一場科技論戰……|自說自話的總裁

然後,霍博士把實驗數據往桌子上一拍,說,你看,五組實驗中,煮海水和煮海蝦得到的數據一模一樣,難道植物也會因為海水被殺而感到恐懼?

海水也是有生命?

你這不是扯嗎?

各路大佬也開始紛紛指責巴斯特,比如,耶魯大學的亞瑟博士(Arthur Galston),初中課本上的植物向光性就是他研究出來的。

他的研究方向其實和巴斯特有點類似,那就是研究植物如何對外界的變化產生反應。

植物也有意識:是忽悠數千萬人的心理魔術?還是萬物有靈的科學證據?上世紀最受爭議的一場科技論戰……|自說自話的總裁

但1979年,他的實驗室團隊重復了巴斯特實驗,沒有任何結果,他把結論發表出來,還說,巴斯特的實驗不需要在討論了,我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植物沒有神經系統,所以植物沒法兒傳遞感知。

哈佛大學的奧托博士(Otto Solbrig)重復了實驗,也沒有結果。

他也說,這根本就是浪費時間,巴斯特是個學術騙子,你可能會說我們有偏見,是的,我們就是有偏見。

但是,就像現在的網紅一樣,巴斯特好像被越罵越火。

他還被耶魯大學請去,專門演示他這個新發現。

他把一顆常青藤的葉子連到測謊儀上,再讓一位幸運觀眾上台,手裡握住一隻蜘蛛。

一段時間過去了,測謊儀並沒有什麼變化,台下開始議論紛紛,看來巴斯特真的是個騙子。

聲音越來越大,但巴斯特胸有成竹的樣子,示意幸運觀眾,差不多夠了,你可以松開手,放出蜘蛛了。

結果,就在蜘蛛逃跑的那一瞬間,測謊儀突然抖動了一下。

整個過程就像魔術一樣,現場的一位心理學學生說,不得不承認,巴斯特是一個玩弄心理的高手。

剛剛那場表演讓人印象深刻,簡直就像魔術一樣。

巴斯特還經常被電視台邀請上電視表演。

所有人都被他糊弄的一愣一愣的,節目大獲成功。

但除了巴斯克自己,別的科學家都無法重復出這個實驗。


巴斯特的說辭

到了1990年代,巴斯特的熱度還沒有降溫,有一次《太陽報》採訪他的時候。

他提到了自己和一位NASA宇航員做的實驗,他說,宇航員奧利博士(Brian O’Leary)在1988年,將自己的口腔上皮細胞摳下來,放在實驗室里培養。

然後,奧利博士飛到480公裡外的鳳凰城去出差,出差前,奧利博士先和巴斯特對準了時間,然後,奧利博士那邊時刻記錄自己的心情,而巴斯特這邊在實驗室里,時刻用測謊儀記錄著實驗室里細胞的反應。

植物也有意識:是忽悠數千萬人的心理魔術?還是萬物有靈的科學證據?上世紀最受爭議的一場科技論戰……|自說自話的總裁

比如,A時間段,奧利博士在機場高速上下錯了出口,白白繞了幾公里的路,煩躁。

B時間段,博士在排隊安檢時差點沒趕上飛機,焦急。

C時間段,博士飛回來以後,他兒子沒有準時到機場去接他,失望。

等等等等。

最後,將這些情緒記錄的時間與巴斯特在實驗室中發現的細胞波動時間對比,竟然能一一對應。

細胞和人腦隔著480公里,它們怎麼會同步反應?它們之間如何交流信號?

無法解釋,但這和量子糾纏的觀測結果是一模一樣的。

當時量子糾纏的概念在大眾心目中特別火熱,這個新故事,又讓巴斯特火了一把。


實驗揭秘

到了2000年,有歷史學家站出來揭秘巴斯特的故事。

為什麼是歷史學家呢?

原來,他叫做麥克斯·奧森(Max Olson)是研究商業史的學者。

他說,巴斯特的故事,更應該是一個商業史的營銷故事,而不是自然科學的問題。

因為,別忘了巴斯特是CIA的實戰心理專家,而這些CIA的心理戰術,後來都被運用到了商業廣告和營銷策劃上。

只不過在1970年代,那個時候,大眾還遠遠沒有受到過這些商業心理戰的洗禮,大家都還很單純。

植物也有意識:是忽悠數千萬人的心理魔術?還是萬物有靈的科學證據?上世紀最受爭議的一場科技論戰……|自說自話的總裁

巴斯特當時經營著商業測謊公司,到了1970年代,來自軍方和政府的訂單越來越少,但公司要繼續發展,就必須得有宣傳,而最高效的宣傳方法,在巴斯特看來,當然是利用心理戰術,對公眾展開營銷戰。

於是,他將一個心理魔術變成了科學實驗,故意激起大眾和媒體的興趣,也故意激怒那些科學家,製造輿論,最終受益的,是他的商業測謊公司。

大家是否滿意這個新穎的解釋呢?

也許,巴斯特真的不是一個科學家,而是一個廣告人。


2018年·阿聯酋

到了2018年,巴斯特實驗又在阿聯酋,被宜家公司變成了一場社會公關。

植物也有意識:是忽悠數千萬人的心理魔術?還是萬物有靈的科學證據?上世紀最受爭議的一場科技論戰……|自說自話的總裁

店員在店內擺了兩顆相同的植物,一顆被掛上標籤,被贊美的,另一顆被掛上,被咒罵的。

然後,連續30天,咒罵組不斷播放提前錄好的咒罵音頻,贊美組播放贊美音頻。

在門店裡,顧客們也會根據掛牌,對兩顆植物產生明顯不同的情緒。

結果30天以後,兩科植物的區別肉眼可見。

宜家說,這是他們為了反霸凌而做得一次社會宣傳。

但也有很多人說,宜家明顯是故意忘了給咒罵組澆水。

我曾經親身經歷過一件事兒,有一次我鑽進一個草莓種植園,大棚里播放著歡樂的輕音樂,我問老闆,聽說過日本和牛聽音樂會長得比較好吃。

草莓也是這樣嗎?

老闆答,同行們都這麼乾。

換一個角度思考,如果巴斯特的實驗不是營銷騙局,不是心理魔術。

那假如植物也有意識,也能聽懂音樂,感受到情緒,甚至能擁有比人類意識更高級的讀心術,那意識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呢?

赫拉利在《人類簡史》系列作品的第三部當中介紹了這樣一個讓人毛骨悚然的實驗。


1964年·德國弗萊堡

時間回到1964年,巴斯特還有兩年才會在他的實驗室里突發奇想,給植物測謊。

但這個時候,在德國弗萊堡大學,兩個神經學家(Hans Helmut Kornhuber,Lüder Deecke)就已經開始研究,人類到底有沒有意識。

植物也有意識:是忽悠數千萬人的心理魔術?還是萬物有靈的科學證據?上世紀最受爭議的一場科技論戰……|自說自話的總裁

他們的實驗室里有十幾個座位,整齊的排放著,就像高速公路的收費站一樣,座位頂上有一個像淋浴頭一樣的裝置,裡面布滿了電線,這些電線的另一端,被接到實驗對象的頭皮上。

實驗對象坐到這些座位里,只需要做一件事兒,那就是想彎手指的時候,就隨意彎一下,沒有任何限制,你可以隔幾秒鐘動一下,也可以坐在裡面一次也不動。

全憑心情,或者說,全憑你的自由意志。

結果,他們得出來這樣一個曲線,在手指活動的1秒鐘以前,腦點波就開始逐漸增強,在手指活動前幾十上百毫秒,腦波突然減弱。

植物也有意識:是忽悠數千萬人的心理魔術?還是萬物有靈的科學證據?上世紀最受爭議的一場科技論戰……|自說自話的總裁

當時他們無法解釋這個曲線,就把這一段增強的腦波叫做準備電位(readiness potential)。

但20年後,1983年,美國的一個生理學家本傑明·利貝特(Benjamin Libet),用更精准的設備重復了這個實驗,得到了同樣的曲線,同時,給出了一個毛骨悚然的結論。

這段未知腦波,代表著,在你的意識決定動手指前的300毫秒,大腦就已經向手指發出了指令,然後,你決定動手指,200毫秒後,手指動了。

你和大腦不是同時同步的,大腦,比你的意識要先知道,你想幹什麼。

聽起來太燒腦,但事實就是這樣的,現在無論神經學家、生理學家還是哲學家都無法合理的解釋這個現象。

故事回到巴斯特當年被群攻的時候,他說,西方科學可能過度誇大了大腦在意識中的作用,他們認為,植物沒有神經、沒有大腦,它就一定不可能存在意識。

但是,意識是到底什麼呢?

就像我現在問你,你昨天早上吃了什麼?

這會兒你腦子里一定會出現一個聲音重復我的問題,哎?我昨天早上吃了什麼來著?

這個復讀機的聲音,為什麼你就確信,它是你自己的意識呢?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分享到這裡,謝謝大家。

最後夫人說,原來他和你一樣,是個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的廣告人啊。


(完結)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自說自話的總裁,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zszhdzc.com/?p=7776

(1)
上一篇 2022年9月6日 下午5:00

发表评论